DSC_6235

王璐:我们先请论坛的主持人是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徐开勇先生,下一位是马寅先生,下一位是宋杰,他是杭州古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下一位是杨曜荣是GoodXense Inc.的联合创始人。还有一位是霍尼韦尔亚太区高级业务经理臧樯,有请各位嘉宾入座。

徐开勇: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徐开勇,我们今天大会的主题是智慧生活,我们也想请各位在座的嘉宾能够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产品有哪一些寻求物联网的技术和方法,我们可以来介绍一下。

马寅:非常感谢,我先自我介绍,我是北京亮亮视野科技有限公司商务总监马寅,这两样东西大家都已经了解过,在物联网这个概念里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我们理解在去年之前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更多做PC和PC端之间的,到了今天物、人、网络嫁接起来形成了更大的概念,我们认为物联网比互联网更高层次、更大范围的。在这个基础上将物与物、物与人更好的连接,我们有人,有后台的连接。

宋杰:大家好我是来自古北电子的宋杰,我们原来最早是做智能家居单品,后面我们又有wifi等领域包括中国的家电厂家,满足他们对联网设备的要求,扩展到像社区、小区等等做智能化。我们连接的物联网,因为互联网时代是连接人与人,物联网是连接人与物更好的连接起来,我们的想法是把物与物连接之后,在每一个平台上面进行一个相对的分析,更好的反馈给人类,让他们在智慧生活当中改变他自己生活状态。

杨曜荣:大家好,我是杨曜荣,我是来自GoodXense Inc.公司的,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做各种不同的跟物联网相关的最底层的传感器的各种结合,物联网顾名思义就是连接世界上所有的事物,要连接事物必须要知道每一项事物所处的环境和本身的状态,所以传感器是物联网最重要、最核心的技术。今天早上各位嘉宾提到的非常高层次的应用,如果我们没有传感器和传感器有效的结合,非常精确的数字分析,所有的都不可能实现,因为你没有办法知道各个不同的事物。谢谢。

臧樯:大家好,我是来自霍尼韦尔亚太区的高级业务总理,霍尼韦尔公司是世界500强的公司,我们主要是在工业领域做的,关于物联网在全球范围内做的推广,在中国我们同样有自己的工业的标准,我们叫做中国智能,我们第三次工业革命里面,大家前面的嘉宾都提到我们有很多的应用,我旁边杨总也提到最里面的数据和来源是传感器,我们通过传感器获得数据,如何通过我们的网络传输的协议,通过公众的标准协议传到我们云端、应用端,这个就是我们所在这个部门所做的,我们主要提供我们在工业互联网中的通讯协议的应用。

徐开勇:刚才有位嘉宾说到传感器,这个也是我们一直关注的方向,物联网在传感器当中是非常关键的,我不知道各位能不能更详细的介绍一下关于传感器的规范和标准的有关情况呢?

杨曜荣:传感器其实已经由来已久,在大家还不知道什么是物联网的时候,传感器已经到来。第一、必须是电脑软件,因为物联网是连接物与物的事物,所以它必须是非常的轻巧,它必须是拜托电源线等的束缚,它必须在第一时间搜集到的信号做有效的处理,它必须能够借有已经储备处理过之后的信号就能够达成它的使命,它必须不需要依靠后台的计算才能够达成的。

徐开勇:别的嘉宾有没有要补充的?

宋杰:我想借杨总的话把传感器的应用在我们家居当中的深入研究的案例。在家庭生活当中不需要所谓的空调,其实你更需要的是一个舒适环境,希望它的浓度、适度、光照等等,我们最近在南方也做了一些研究,当南方那种阴雨天的时候,有的时刮大风的时候比开空调更舒适的,北方人可能觉得适应不了城市的环境,我们把这些传感器我在室外布的一些传感器,包括光照等等其他的传感器布上去以后,它可以知道外面的温度其实是只有26度,室内的温度是28度,我们把窗户打开进行通风就OK了。

还有另外一个形式,比如说室外是35度,室内是32度,这样我们就要把窗户关上,把电扇打开,把家里的循环系统打开,其实这些都是原来做自己的判断,没有传感器之前都是根据自己的经验,但是在传感器进入以后,它会帮你做相应的判断。这些判断不是基于个体的,是基于比如说南方整个的人群的群体,当然个体有不同的差异,整个群体可以给他相对的建议。比如说什么时候该开窗了,什么时候打开窗帘,什么时候开空调,还需要把电风扇打开。比如说开着空调,同时也想把窗户打开这个动作,在云端判断这是节约不节能的,所以把窗户打开的时候,空调会自动关闭,这些都是我们在生活当中传感器做的一些基本的应用。这些应用可能更好的去改变我们对原来生活方式的一些连接,那是主动或者是自主的做一些相对的改变,但是未来传感器或者大数据是什么样的呢?这种技术引进的时候,它其实能帮你做一些相应的辅助判断。这是我们生活当中做的一些案例。

DSC_6244

马寅:借这位嘉宾的话我也稍微补一句,我们有更好的自动化等等,最近永远不可能降低所有的自动化,所有的服务最终是人,所以我想说在最上层,所有的这些更加智能化以后来进行更好的连接,形成人与物,物与物的连接,我们公司就是这样的,我们用这样的穿戴式的智能设备占据了入口,我们不是为了占据,而是为了连接。

臧樯:关于传感器,刚才杨总也也少了在生活当中的应用,实际上在工业领域当中传感器已经很久了。我们工业的厂,在能源行业,比如说石油化工等等,他们的生产企业会大量使用工业的传感器,工业传感器我们现在讲物联网,我们所谓的后面都要做大数据分析,我们要做物联网的应用,传感器其实在工业领域里面的数据在哪?我们在工业第一次革命里面面临最大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我们如何把工厂里面存在的工业传感器的数据收集起来统一传到后台做大数据的分析,做系统的应用和类别的分类,这个是我们工业革命面临最最基础的问题。我们希望更多的提供一个标准化的协议,使所有的这些工业物联网或他们都使用不同的工业协议,我们把它统一起来,收集起来反馈到我们的云端,传到我们的后台,实现我们的大数据应用,刚才几位嘉宾传感器在工业方面应用的一个补充。

徐开勇:最后一个嘉宾说到工业物联网,我们也讲工业4.0,工业4.0也是基于物联网的技术发展起来的,现在物联网的技术包括工业4.0,所以想知道这块内容,请各位嘉宾更快的分享一下,工业4.0,包括物联网技术的发展的阻碍,怎么解决这个阻碍,以及怎么布局呢?

臧樯:因为我们主要是做工业领域的互联互通,互联网的一些应用,我在工业这块就多说几句。刚才我们主持人也提到,我们做工业物联网,我们现在比较火热的工业4.0也好,美国那边叫做工业互联网或者在中国我们叫做中国智能制造,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的数据已经在这里了,但是应用的主要的特性是说所有的这些传感器,所有的这些数据,因为他们是有不同的厂家生产的,有的是西门子生产的,有的是GE生产的,不同厂家的生产的传感器也好或者他们应用的是不同的通讯协议,不同的通讯协议他们在自己内部可能会很好,但是到我们现在的工业4.0这个时代的时候,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不同企业的设计、传感器,他们使用的是不同的工业协议,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收集上来,传到我们的后台以及我们的云端,还有做大数据应用的平台,把这些数据提取上来,我想这个是工业4.0面临的,不仅仅是中国,在全世界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实行一个统一的标准,把已经存在的数据收集上来给大家做进一步的应用。基于这块,专门推出了一个统一标准,区别他是独立任何的平台,不依存于之前协议的架构,他是使用在任何平台架构上,比如说使用安卓,我们LOS或者没有操作系统也是可以应用这样的标准。在这个标准下,我们希望用这个标准统一我们这次工业革命里面的所有的数据的标准,这个标准现在已经在欧洲,在美国工业4.0的委员会,认定为是我们这次工业革命的通讯标准,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传到我们后台应用,这个业绩是我们在工业领域里面所要解决的最大的一个难题,在国内来讲,我们同样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不同的协议建立一个互联互通,如何把他们的数据收集起来为我们大数据分析做应用,这一块是我们在工业领域当中要解决的一个大的问题。

杨曜荣:刚才臧总提到制定一个平台水平是一个标准,我个人认为至少本公司来讲是不赚钱的,目前为止没有找到赚钱的,所以我们过去这十几年来事实上蛮在意的一个事情,我们希望我们是能够做到足够的垂直整合,垂直整合才有办法给客户带来利益,客户赚得到利益,我们才能赚到利益。

马寅:我们做了很多项目,发现标准特别不一样,想用我们的智能设备特别的费劲,这是第一大问题。第二个问题给用户的呈现,用数据的可视化,就会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怎么样以更好的可视化的水平,高效第一时间的提供出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一直也是致力于这样的可视化的问题。

宋杰:因为其实在工业4.0提出来,应该是早期提出来的,中国后来跟着提出来2025的计划,在欧洲工业策划的或者工业物联网提出比过内是要早十几二十年,但是在我们智能家居这个领域,中国的LOT其实基础我们并不会比他差,因为我们是十几亿人都在尝试,包括京东618能买到的家电,大多数的都是具备联网家电。比如说手机功能机转智能机,还有电视,后面买的家用电器都是具备联网的功能的,我们用户只是暂时还没有感受到它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如果哪一天真的去尝试或者尝鲜,因为这个成本对于原来的成本没有增加太多,比如说夏天提前十分钟把空调打开这样的动作其实你愿意为额外增加的体验买单的,在这个领域其实中国比美国走的要快得多,美国的包括像GE等等大的公司,他们会相对来说比较守旧,因为老美,特别是他们换家电设备的频次真的是不如我们,我们手机可能两年换一个,美国不是这样的,美国用了很多年的热水器还在用,他们不太愿意尝试一些新的东西。美国家庭的洗衣机用了很多年,他们通过智能家居、智能家电反过来对美国以及欧洲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让他们会加快在工业4.0前我们拉下的一些路可能在智慧生活和智慧硬件或者家电这方面会逐渐的耗尽方面,或者有一些方面比他们领先了。这是在智能家居这部分,我们真的比他们的成熟度和量以及用户忠诚度比他们高很多。

徐开勇:感谢大家的分享,讲到了物联网时间的关键点,以及跟国外的差距,大家分享一下未来的情况,以及未来引发的安全、道德等方面的隐患,请各位分享一下。

马寅:我们跟用户沟通角度来说,比如说我们做了很多类似于在工业领域方面的,我们发现将所有的物联是六个字、安全、增产、增效。怎么样保证安全?安全绝对是排第一位的,如何增产增效是所有企业关注的问题。整个物联做的更好、更加安全、更加高效之后代入企业和工人担心的问题就是人的问题。

宋杰:其实我一直觉得人还是蛮喜欢偷懒的,在家庭的环境当中,比如说你睡在床上,你可能不愿意关一下灯,特别是冬天太冷了,这样会很不舒服,但是逐渐把物联网设备已经具备人工智能初级阶段的设备加入以后,其实人是可以变懒的。人会聚焦于他自己想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在工作和其他方面,但是在家居生活环境当中,机器或者是设备能给你提供更舒适的环境,你不需要操心空调一直开着,我的温度降低了,每个月花多少钱去付这个电费,更多的是脱离生活环境之内的,他不需要去主动去思考,我需不需要节能,我需不需要对家电进行控制。特别是欧洲,以前的所谓的庄园主更多的是管家,包括中国现在土豪们以及中产,他们也在雇佣以人为主的管家,但是未来我相信其实机器是可以替代人去分担一些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让机器成为自己的管家,我觉得这样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更舒适、更自如。

杨曜荣:我接着宋总的话说一下,我常常认为人类文明的进展,从远古时代到现在,一个是贪心贪婪,另外一个是害怕。物联网的进程到现在我认为无外乎是害怕和贪婪,所以未来如果能够有效的帮大家赚钱,保障大家的安全这就是王道,其实我们大家都在思考还在摸索,怎么样能够让这些事情能够使得真正走入家庭生活里面,这些都是大家需要探索的事情。

臧樯:我给大家讲一下在工业互联网里面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在工业互联网或者下一代的智能工厂也好、智能制造也好的情景是什么样的呢?每一个传感器就是一个数据源,直接上传到云端,不需要一层一层的数据的传递才到另外一端,这个是在IP架构上来讲它是非常的复杂的,刚才杨总说落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暂时还看不到赚钱的点,我补充一点,我们暂时还看不到赚钱的点,但是我们会看到我们省下来的钱。如果我们以后传感器的设备临时作为一个数据源,把它的数据直接传到云端,我可以省掉一大批钱,我可以省掉一大批的路由器、网端等等,直接通过网络,可以把数据上传到云端,我们对它进行控制,在这种架构的情况下,我们会帮我们客户省掉IP上面实施的成本,这有可能是工业物联网带来的价值所在。

徐开勇: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问最后一个问题,因为你们是相关的物联网的从业人员,谈一下你们的感觉。

马寅: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简单用一句话概括一下,怎么样在这个过程当中增加利润,这个过程我们必须深入的思考用户的需求,连起来之后,第一就可以省钱,第二可以增效,再一个是安全性,从这条路上继续探索。

宋杰:其实更多的想对我们用户,还是蛮希望用户能够主动的去拥抱智慧生活,去发展出新的产品和新的思维,这是对用户的想法。

杨曜荣:我想对现场的年轻的朋友一个建议,我个人认为现在物联网,无论从技术也好,永远都需要更新的技术,所以这牵扯到了很多方面,我个人认为这些将会是将来的主要方向,我个人建议材料科学是一个很好的专业,谢谢大家。

臧樯:我也谈不到对大家有什么建议,因为我本身也是从事工业物联网新兴人员之一。我想跟各位分享的是我未来的一个想法,在这次我们叫做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好或者其他的一些各种各样的名称也好,在这次工业革命里面注定改变我们人类生活的或者我们应用的一个方向,在未来的五年或者十年的过程当中,我们的工业革命将会对我们国家的基础建设和国家的发展提供一个不同的方向和角度,这可能也是我们下一代资金或者是资本市场可能比较关注的一点,如果在座的物联网从业人员对工业智能这块很感兴趣,我欢迎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到这次的工业革命,对我们国家的建设做出更大的创新。

徐开勇: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今天这次的圆桌论坛就结束了。

王璐:谢谢主持人,谢谢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