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美创新协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峰会与7月8号在北京隆重召开。社会创新分

论坛首次被纳入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

中美创协协会CHAIN在本次社会创新板块围绕如何用创新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包括:能源、交通、自然环境、贫困等,我们从五个领域(政府策略、影响力投资、学术、商业设计和企业)中请来专家给大家全方位视野去了解中国的社会创新发展。

DSC_6372

我们请到的嘉宾包括:

何东全,能源基金会(中国)的项目副总裁

能源基金会(中国)于1999年在北京成立,是致力于中国可持续能源发展的非营利公益组织,其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能源基金会(中国)的宗旨是推动能源效率的提高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帮助中国过渡到可持续能源的未来。通过资助中国的相关机构开展政策研究、加强标准制定,推动能力建设并推广最佳实践,助力中国应对能源挑战。我们的项目资助领域包括清洁电力、环境管理、工业节能、低碳发展、可持续城市、交通、策略传播七个方面。

郑逸南,创思实验室执行董事及壳牌基金会-创思实验室中国能源孵化计划负责人

创思实验室是一家坐落在上海的影响力投资公司,致力于通过驱动科技创新来实现并扩大社会影响力。作为首家在中国专注于激励、孵化及投资科技类社会企业及初创型企业的影响力投资公司,创思实验室已帮助上百位创业者突破发展瓶颈,并在环境能源、教育、医疗及公共卫生,以及普惠金融等领域有所建树。创思实验室与壳牌基金会合办的中国能源孵化项目,将为更多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 节能减排、智能交通、绿色出行等领域的创业者及社会企业家们提供一个优质的培育平台。

吴建平,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清华大学-剑桥大学- 麻省理工学院未来交通研究中心主任

未来交通研究中心是以“三校低碳联盟”的合作框架为基础,以“未来交通”为主要研究方向,以三校的教授专家为核心的世界一流合作研究和学术交流平台,主要关注目前人类社会面临的交通拥堵、交通环境(污染)和交通能源(低碳交通)等领域的科学问题。“未来交通”的研究方向包括智慧交通、绿色交通、低碳交通、生态交通。未来交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由国内外著名专家院士组成,在国际和国家层面具有重要影响力。

温伯华,全球顶尖创新设计咨询公司Continuum大中华区总经理

Continuum为全球顶尖创新设计咨询,总部设于美国波士顿,在中国上海、韩国首尔、意大利米兰和美国洛杉矶都有事务所。一直以来,专注于服务、体验、医疗与产品创新,致力于用“大设计”让人类的生活更美好。自1983年成立以来不断帮客户打造出革命性产品,收获了200多项设计大奖和330多个专利,成就了不少十亿美元品牌(billion dollar product),如锐步(Reebok) Pump充气式技术球鞋,宝洁速易洁(Swiffer)拖把,宝洁帮宝适(Pampers)婴儿纸尿裤等等。从银行到医院,从食品到运输,从公益机构到政府部门,从中学课堂到大学教育,从百年传统品牌到科技初创团队,Continuum的客户包罗万象,出类拔萃的设计工程与研究团队始终让我们位于创新之巅,为他们打造出突破性创新产品,让无边界的未来成为当下的现实。

沈拓,清华X-Lab未来生活创新中心创始人

清华xlab未来生活创新中心,是由沈拓汇同清华校友中的相关企业家、行业专家、投资人联合成立的创业加速平台。为共建创业生态,互联网+研究院与清华大学xlab联合成立了清华xlab未来生活创新中心。平台依托完整的商业规划,专业的运作团队,广泛的产业资源,打造“互联网+未来生活”垂直领域的创业加速生态体系。


郑逸南女士作为社会创新论坛的主持人,用浅显生动的语言,诠释了她对社会创新非主流的见解,并与嘉宾展开了一系列的讨论。

郑女士说:”社会创新的真谛远远广于传统界定的新公益新慈善等,它渗透在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每天要呼吸的空气,每天要喝的水,每天要经历的出行,每天要住的楼房,都离不开社会创新。用创新的方式去解决我们身边的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是几代人任重而道远的使命。”

郑逸南女士首先抛砖引玉给出了一个创意满满的公式来阐释社会创新的两大重要要素

Social Innovation = Problem Solving + Impact Delivery

即一个好的社会创新的创意必须是:

1、基于真真切切的痛点去解决社会问题
2、务实去创造并实现相应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力

正因为社会创新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个公式也渗透在各个领域,影响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接下来各界专家给出了他们各自领域的理解和案例:

 

沈拓:

社会创新既是用商业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又是在实现商业回报的同时也兼顾社会意义。甘肃有一种刺绣叫做陇绣,特别精美,当地至少有几万个农村妇女掌握了这个技法,但是没有先进的营销手段,政府帮助他们在网上通过接订单再去分包,实现了营收的同时也传承了文化艺术。

吴建平:

我觉得社会创新首先得有需要,这个社会有需要,我们才能从技术和服务上想办法来改变它。为了解决北京的交通拥堵问题,我们在交通大数据的基础上,研究怎样让道路上的车辆在交叉路口等候的时间最短,怎样把拥堵道路上的车辆引导到没有那么拥堵的道路上,这就是社会创新。

温伯华:

我觉得社会创新就是用一种更好的方法去生活、学习和居住。我们最近在做一个白领人群在外饮食安全问题的项目,发现他们有时间在家做饭,但是却没有动力。如何挖掘出他们做饭的动力?我们所做的就是打破人对任何一个行业或者一个生活习惯的阻碍,从而做出创新。

何东全:

只要能提高人的生活效率和生活质量,我认为都是社会创新。在内蒙等西部太阳能强度比较大的沙漠地区,太阳能发出来的电运不出来,全部在当地就放弃。那么如何用先进、创新的技术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又满足各方面的需求,这非常重要。

 

DSC_6377

郑逸南: 专家们的分享,让我们看到了各种各业都存在传统方式解决不了的痛点,从而需社会创新去解决相应的社会、环境问题,并将相应的社会与环境影响力最大化。那么在展望未来,社会创新在实践过程中,会遇到哪些挑战呢,又有哪些要素可以助推社会创新更上一层楼呢?

 

沈拓:

第一,让更多的年轻人投入到社会创新。因为我平时接触大量社会创新的创业者,有很多90后甚至95后的小朋友,我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国家的未来。第二,一定要强调社会利益、商业手法和现代技术的结合,这个至关重要。

吴建平:

中国有一句古话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有技术可以解决的东西事实去做时还是会有各种问题:你的用户是谁?商业模式什么样?这些决定了你的项目能否存活。我对年轻人一般是这么说的,尽管创业十个里面只有一个成功,但你只要去做了在某种意义上你就是成功的,如果你不做,成功的概率永远是零。

温伯华:

我的工作很多时候在研究人性和人的本质。比如之前提到的项目,一开始我们认为要解决白领的食品健康安全问题,就得把白领跟有机农户做连接。但如果直接把白领人群给驱动起来让他们自己做饭,实际上就利用了他们本身这一闲置资源。在没有商业资本驱动的情况下,怎么用人性去自驱动,并延续下去,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何东全:

简单来说,就是要跨界,就是要混搭。我觉得在社会上已经没有一个问题能够简单到用单一的技术或者手段就可以解决。要把社会、经济、文化三者的东西结合起来才可以。

 

郑逸南最后总结说道:”一个好的社会创新的创意应该跟一个好的政策,好的企业、好的产品一样,是需求驱动型的; 痛点有多深,需求就有多强,产品和服务才会更有市场。真正的社会创新一定要基于急待解决的社会与环境问题为出发点,而不应该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这是需要几代人共同不懈努力去完成的使命。”

DSC_6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