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Nov/12

3D打印-全民“可制造”时代

每次伴随着廉价3D打印机的新消息发布,我们总会不断地听到诸如“全民制造的时代来了”,”没有人再需要商店,一切皆能打印”之类的声音。每次繁嚣过后,在下一次3D打印机的新消息到来以前,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这个传说中的“全民制造时代”,或许就像比尔盖茨2000年左右就提出的智能手机概念那样,需要若干年的积累,最后才被像乔布斯那样的天才,传奇般地引爆,真正融入大家的生活当中。

17Nov/12

无线视频输出 -不单是技术,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一周前的10月29日,Google宣布了Nexus手机家族的下一代继承人,四太子“Nexus4”,而四太子搭载的,是Android的新版本Jelly Bean 4.2。新版本有不少新功能和改进,其中一项,是支持Miracast视频输出协议。这个由WIFI联盟在今年9月制定的开放视频输出协议,终于被Google带头在Jelly Bean中实现,而实现了Micracast接收端协议的机顶盒以及智能电视,则会在今年较晚的时候登场,据说,接收器的价格会比Apple TV的99美元还要低不少。

14Feb/12

在美国境内的并购 — 中国公司需要了解些什么

为了获得市场渠道、先进技术和其他相关资产,中国在美国境内的投资迅速增长,并持续保持着增长的势头。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清洁能源领域已经至关重要。中国一方面正在针对该领域内的新兴技术和成熟技术进行大规模的研发投资,另一方面也把美国的相关技术和企业当成是重要的战略收购目标。就一般商业规律而言,有钱的买家总能占得先机,而现在中国恰恰拥有大量的资金。

05Dec/11

How to Be Creative in Life

I finished my PhD at Stanford in four years and started my first job at Google three months ago. I wanted to summarize my previous life as a “successful” student and share some immature thoughts about career development. Then I realized I am neither qualified nor capable to do so. I decide to narrow down the scope and offer some random advice on how to be creative in life (I know, this does not sound like “narrowing”, but, anyway..). Creativity discussed here is in a very broad sense. It basically means the ability to surprise yourself and others in a good way.

08Nov/11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期权

微软从银湖手中买来Skype,是今年硅谷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交易之一。据说,银湖至少赚了40亿美元

(Microsoft, led by Steve Balmer, left, acquired Skype, led by Tony Bates, from Silver Lake for $8.5 billion.)

但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当85亿美元的交易尘埃落定,我们的目光总是被那些强者, 比如上图中的Steve Balmer, Tony Bates 的英武形象所吸引,却不知道他们身后,有多少被 screwed up 的凄怨灵魂。

06Nov/11

硅片上的奇迹 — 微电子技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作为一个硅谷人,也许我们最引以为豪的事,就是工作生活在硅谷这个世界科技创新中心,可以亲眼见证或者经历甚至参与那些激动人心的科技变革。硅谷的繁荣起源于上个世纪早期成为美国电子工业的中心;在始于上世纪40年代半导体工业的蓬勃发展中,硅谷成就了它的历史地位,也由此得名,因为硅是制造半导体器件的最基本材料。而如今,硅谷已经不单单是以纯粹的半导体工业为主,IT,新能源,生物科技正在这里引领潮流。 也许“硅谷”这个名字已经不能反映我们身边这些多元化的变革,但它确可以让我们时时刻刻回想起半导体繁重的这段历史。

27Oct/11

不理性的我们 Irrational as we are

学过经济的人都知道,在经济中有一条很重要的假设就是人是理性(rational)的,这条假设是研究很多问题的前提。比如说,当市场上有很多商品的时候,经济学假设我们总是尽量选择使我们效用(utility)最大的,或者说,在两个人进行博弈的时候,我们也会选择尽可能对我们有利的。尽管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也许并不是完全理性,但也很少有人会质疑这样的假设,毕竟近似的来讲人们还是都在尽力得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23Oct/11

从小悦悦谈起 — 车间通信系统Vehicular-2-Vehicular Communication的发展

这几天国内有条比较让人悲哀的新闻。两岁大的悦悦被车撞后,有若干路人路过竟不施救,引发对国人道德的广泛批判。作为一个工程师,我们能做的也许不仅仅是在道德上的反思,在不远的将来,也许我们的技术可以彻底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这个周末就写写车间通信系统Vehicular-2-Vehicular Communication的发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