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Oct/11

不理性的我们 Irrational as we are

学过经济的人都知道,在经济中有一条很重要的假设就是人是理性(rational)的,这条假设是研究很多问题的前提。比如说,当市场上有很多商品的时候,经济学假设我们总是尽量选择使我们效用(utility)最大的,或者说,在两个人进行博弈的时候,我们也会选择尽可能对我们有利的。尽管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也许并不是完全理性,但也很少有人会质疑这样的假设,毕竟近似的来讲人们还是都在尽力得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23Oct/11

从小悦悦谈起 — 车间通信系统Vehicular-2-Vehicular Communication的发展

这几天国内有条比较让人悲哀的新闻。两岁大的悦悦被车撞后,有若干路人路过竟不施救,引发对国人道德的广泛批判。作为一个工程师,我们能做的也许不仅仅是在道德上的反思,在不远的将来,也许我们的技术可以彻底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这个周末就写写车间通信系统Vehicular-2-Vehicular Communication的发展吧。

18Oct/11

浅谈运营与供应链管理 — 收益管理

利润等于收益减去成本;提高利润的两个途径,一是“开源”,二是“节流”。经典的运营管理,无论是库存控制还是物流优化,都把降低运营成本作为根本出发点,这一思路适用于可变成本较高的企业,比如绝大多数的实物生产型企业。而对于固定成本高,可变成本相对很小的行业,则并不一定见效。例如经营一家宾馆,建设费用、地租、房间的设施投资和员工的固定工资占据了成本的大部头,可待压缩的空间很小;宾馆饭堂的物资流动等开销的确有优化的空间,但相对庞大的固定成本而言则影响甚微。因此,宾馆酒店要想在竞争中获胜,就必须走“开源”路线,通过增加收益来提高利润。又如,服装零售商在季末清仓销售的过程中,运营成本已相对固定,商家则需要根据市场需求、自身库存量和竞争对手的策略等因素及时调整销售价格,以期销售收入的最大化。再如,在以广告收入为主要赢利来源的互联网公司,如Facebook,传统的库存和物流成本已不复存在,企业需要决定的是在什么时间什么版面针对什么用户刊登什么广告,以及向广告商征收多少费用。

18Oct/11

我们为什么要创建CHAIN

CHAIN 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这里有创业者,也有投资商,有科学家,有工程师,也有金融、法律和管理专家,有初出茅庐的研究生,也有底蕴深厚的资深人士,有人乐观,也有人谨慎。于是,每次聚会都是各种观点的碰撞,灵感在撞出的火花中闪现,我们在撞出的创意中成长。我们和意气风发的创业领袖谈,我们和激情四射的新 生代谈,我们也和成功而低调的前辈谈。

18Oct/11

天使投资中的 Term Sheet 法律问题浅析

CHAIN 编辑按:此文为CHAIN法律顾问朱辰昊律师特稿  朱辰昊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美国K&L Gates 律师事务所 Palo Alto 分所律师。 “CHAIN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保护你” — 题记 你要获得天使投资了!这是zero to IPO 征程上的一个大里程碑! 天使投资人说这钱不是白给的,要签合同。而且一般来说要六个合同:

15Oct/11

浅谈运营与供应链管理 — 沃尔玛, UPS 和物流管理

彭晨运营与供应链管理系列之三 (之二 之一) 2008年的全球500强榜单,沃尔玛以378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雄踞榜首;今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加之能源产业的火热,沃尔玛被壳牌和埃克森美孚超越,以4056亿美元的收入屈居第三。然而,综观近10年的财富榜单,沃尔玛无疑是表现最为稳健的企业之一。沃尔玛赢在哪里?何以每周有1.76亿人次光顾沃尔玛卖场,甚至对购物不甚感冒的我也成为沃尔玛的忠实拥戴者?相信在美国生活过的朋友都会说它赢在物美价廉。的确,沃尔玛的口号是天天低价,同样的商品放在沃尔玛就是比在Sears, K-Mart或者Target更加便宜。沃尔玛为什么敢在美国看似不要利润的飚低价?当然是因为其成本比竞争者低。如果再问它压缩成本的秘诀是什么?有人可能会说是沃尔玛克扣雇员的医保费用,有人说沃尔玛专挑便宜的供应商,且不论这些是真是假,其最关键的制胜法宝确是非常牛逼的物流配送体系。

15Oct/11

建设极大规模数据中心网络

Google,Facebook, Yahoo 这样的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在日常业务中需要处理数以皮(1000T)比特计的数据。这些处理通常是在Mapreduce 之类的并行计算框架的之下,在成千上 万台计算机组成的集群上进行的。这样的大规模处理的性能瓶颈常常不是单个节点的处理能力,而是节点之间交换数据的网络。在目前的状况下,如果我们按照满 足集群网络上的应用能在峰值情正常通信的条件设计数据中心网络,整个系统就变得非常昂贵而且难以扩展。

15Oct/11

工作在存储芯片的创新前沿

看到大家在博客上踊跃发言,很有跃跃欲试的冲动。想着CHAIN成立以来这么短的时间内,颇荟萃了一些在硅谷各行各业的有志青年,使这个新生组织迅速成长,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希望CHAIN能持续为中美之间的科技创新和创业交流发挥自己的力量。 就讲讲我来硅谷工作这两年多的心得和体验吧,也可以让大家对我所在的行业有个了解。我工作的公司是做芯片的,所在的部门是做硬盘(hard drive) 里那个控制器(controller)的。我们组做的是控制器里读写信道(read channel)物理层芯片的系统设计。硬盘就是通常台式机和笔记本用来永久存贮数据的部件。大家常见的硬盘都是由希捷科技(Seagate),西部数码(Western Digital),日立(Hitachi),东芝(Toshiba)和三星(Samsung)生产的。就是这么个硬盘里面小小的控制器,每年给公司贡献了15到20亿美元的营收。从技术角度来看,这个小小的控制器汇集了最新的通信和信号处理技术,非常复杂,凝聚了我们部门员工的无数心血。